打印页面

首页 > 政务评论 治理水患中的云浮实践云浮担当

治理水患中的云浮实践云浮担当

云浮河流治理

云浮日报(记者 林瑞荣)坐落于乡间河流上的小水电,有人称它为“摇钱树”。只要河水奔流,就有电,就有源源不断的经济收入。上世纪六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我市境内的各中小河流,陆陆续续修建了60多座河床小水电,装机容量不大,大部分到现在还产生着一定的经济效益。

去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长江经济带应该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12月14日,国家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的意见》,提出在长江经济带各省纠正小水电开发中存在的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按照文件精神,严重影响防洪安全的小水电,应该退出。

今年2月,省水利厅在有关会议上提出,要按照国家四部委文件精神,不等不靠,坚持问题导向,推动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

曾经,小水电在改变农村面貌上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为乡村送来了光明,方便了灌溉,为农民致富带来希望……但是,如今,小水电也暴露出在水生态、水安全方面的问题。就我市来说,市境内不少小水电,工程较简陋,部分还设在河道狭窄处,影响行洪。

去年11月底至目前,我市先后拆除6座小水电,陆续还将依据科学评估拆除整改一批。我市不等不靠,直面问题,敢砍“摇钱树”,舍小利而保一方群众平安,以勇于担当的精神彰显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务实的作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治理水患不惜舍弃“摇钱树”

罗定市罗镜镇官渡头,位于罗太盆地,罗镜河和太平河在这里交汇,然后称罗定江向北穿过马埒峡谷走出盆地。

马埒口,两边高山耸立。在马埒口,记者真切联想到长江三峡之首瞿门为何称之为“门”——险峻狭窄如门户。马埒口也是一扇“门”,关上这扇门,罗太盆地就将是一片汪洋。马埒口也称泷喉,“喉”,对于河流来说,汛期就是行洪瓶颈。

罗太盆地还是出名的“雨窝”,集雨面积大,多水归聚,水的出口,主要是窄窄的泷喉。

在马埒口旁边的鸭寨村,村民林海源开了一间小商店。直到现在,商店的墙壁还清晰地“记录”了去年两次洪水的水位。最高水位痕迹离大门门楣约30厘米,那是热带低压“艾云尼”带来的;台风“山竹”的标记,仅低约10厘米。

“水上涨得太快,商店的货还有冰箱之类大部分被水浸了,外面的路和水田全泡在水里,整个罗太盆地损失惨重。”林海源对水灾的情景记忆犹新。

罗太盆地的水患,多年困扰当地。2010年台风“凡亚比”,2015年台风“彩虹”,受灾人数以万计,直接经济损失5000万元级别;“艾云尼”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500万元;“山竹”带来直接经济损失4000万元……水灾时,断水、断电、交通通讯中断,间接损失难以估量。

去年9月16日,台风“山竹”来袭云浮时,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黄汉标在罗定一线指挥抢险救灾。第二天,他又到云安区视察灾情。在白石镇西圳村,他看着一片汪洋说,不但要抓好救灾复产,还要研究彻底治理水患。

10月15日,黄汉标来到罗太盆地,重点调研治理水患,提出抓紧疏通河道,着力破除堵点、拓宽河床,提高防洪标准,整体整治、分步实施,力保一方群众平安。

市委的决心很快成了罗定的迅速行动。罗定委托专业机构对罗太盆地水患成因进行调研,然后制订治理方案。

破除堵点、拓宽河床,焦点在马埒口。马埒口上下游两座小水电,是堵点所在。专业机构认为,应该拆除这类小水电。

去年11月30日,罗定开拆马埒口伟源水电站。这座电站,为私人兴建运营,每年有数十万元的收益。几天的沟通,电站老板就同意了拆除电站,他是当地人,深知水灾带来痛苦。今年3月,罗定拆除下游不远处的新榕电站,并拓宽峡谷河道。此项工程,可使洪水水位在上游的官渡头大桥处降低1.31米,有力提高罗太盆地防洪水平。

4月,罗定又拆除对河道行洪有明显影响的船步镇合山水电站和生江镇石应水电站,推进对分界镇圩背水电站和石牌水电站的改造。

4月13日下午,在合山水电站边上,船步镇镇长陈荣富再一次凝视清拆中的电站,眼神隐隐不舍。这座电站,属于镇政府,好年景有约150万元的收入。我市的镇多数没什么镇级收入,这足以令人艳羡。

“心里确实有点舍不得,但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我们坚决把电站拆掉,把工作做到位。” 陈荣富脸上很快眉心舒缓,“这样,我们不用一到汛期,又怕风,又怕雨。”

要知道,台风“山竹”来袭时,船步整个圩镇包括镇政府大楼都淹了。拆掉合山水电站,圩镇被淹的风险将大大降低。

短短的半年内,黄汉标四赴罗太盆地,其中三次为休息日,轻车简从,在尊重科学的前提下,务实推进工作。

这轮治理,罗定要在财政相对困难情况下拿出6000万元。

为邻通壑的民生情怀

罗定的“破题”,推动了全市治理水患的更大行动。

位于云安区高村镇深步河佛洞段的走马滩电站,有着复杂的“身世”。电站建在高村,产权却属于“邻居”郁南县东坝镇,而经营权已承包给私人。另外,佛洞下坳村的村民,还因这电站享有用电优惠。

台风“山竹”来袭时,深步河洪水水位高于堤顶1米,佛洞田心村、营下村一带大量农田房屋被淹,灾情严重。

拆除走马滩电站,有利于解决深步河的水患。但要拆这座电站,就要面对电站复杂的“身世”和利益格局。

困难动摇不了治水的强大决心。

云安、郁南两地政府在市水务部门牵头协调下,很快达成一致,分工负责,把电站拆了。

“站在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利益角度,大家都会理解支持。”东坝镇镇委委员蔡志权说。东坝镇经过六七次的“谈判”,成功实现了承包者由原来的不理解到支持。其实,电站拆了,镇每年也少了数万元出包收入。

高村镇也不轻松,他们耐心做通了相关群众的工作。4月9日起,短短几天,电站拆除。

据专业机构评估,走马滩电站拆除后,可降低电站上游水位0.93米。4月14日,高村镇出现强降雨,深步河佛洞段全程通畅,泄洪效果得到初步检验。

为邻通壑,绝不会因洪水没有影响到“自家地头”而无动于衷。

台风“山竹”时,云安区白石镇西圳村一带水浸严重。这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白石河在白石段河面宽约30米,但到了与郁南县河口镇交界处下游,河面收窄到约18米。白石河河口段,村庄少,两岸多为荒滩,防洪“需求”并不强烈。

以人民为中心决不能分你我。在这轮治理水患中,郁南县主动调整白石河郁南段治理工程方案,拓宽该段河流断面,有望大大缓解白石河泄洪不畅问题。

守护水生态水安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见贤思齐,闻良政而风行焉。当前,罗定行动起来了,云安、郁南行动起来了,云城正在拆除南山河八和水电站,新兴推进清除治理涉河、涉洪安全的各类设施……我市向彻底治理水患大步推进。

以人民为中心,不能囿于一时一地的眼前利益。

“过去我们缺电、缺钱, 不可否认小水电曾经作出的贡献;但到了今天,为了那么一点发电收入,受影响的却是成千上万的群众,这笔账,我们要算清楚。”副市长、罗定市委书记黄天生说。

对比动辄数千万元级别的灾害损失,这笔账已经很清楚。在治理水患中,我市还推进治水垦田,罗太盆地就利用河道荒滩,开垦600多亩的高标准农田;郁南经过摸查,治水垦田将可达到万亩规模……

保一方平安是责任担当。守住耕地红线,守护水生态、水安全,创造更多的发展空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罗定一位老“水利人”说,他希望将来能看到鱼儿在罗定江上游洄游繁衍。

文章来源:http://www.yunfudaily.com/news/2019/0419/11776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