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悦读 菊花霜

菊花霜

秦延安

当红红的太阳如大雁般向南而去,离我们越来越远时,难舍难分的离别,便会将曾经的朝露化作沧桑的斑驳,让天使晶莹的眼泪,凝结成雪白的相思,铺满凌晨的大地。如撒了一层薄薄的细盐,不仅是萧瑟的草木,就连房顶的瓦上,也清晰可见。云腾致雨,露结为霜,这不仅是大自然的恩赐,也是时令的脚步。

作为秋天最后的一个节气,霜降不仅预示着一个季节的离去,而且还开启了寒冬之门。因为此时菊花正盛,所以又叫菊花霜。古籍《二十四节气解》中写道:“气肃而霜降,阴始凝也”。《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也说:“九月中,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此时气温最低触到了零度以下,大地上的树叶如蒲公英般纷纷飘落,蜇虫开始进入冬眠,空气中的水汽在地面凝结成白色结晶体。菊花霜,是开在初冬里的白花,是岁月的味精,为贫瘠的大地增添了味道。

民谚道:“寒露不算冷,霜降变了天。”此时北方大地趋于封冻,“霜降挂梨杖”。伴随着那一层层远远近近的薄霜,雾霭重重,丝丝凉气,侵肌入骨。而南方鲜花依旧,农业耕作依然繁忙。地域的差异,气候的天壤之别,让霜降只能属于北方。

虽然“霜降一过百草枯”,但许多时令蔬菜,却非要等到霜降之后,方能修成正果,蓄积出最好的味道。有农谚云,“霜打的蔬菜分外甜”。比如萝卜,虽然早已长得丰茂伟岸,恣意盎然,但那清爽入味甘甜入喉的正宗味道却要到霜降之后,才能长成,于是便有了“十月萝卜赛人参”之说。一夜白霜挂满大白菜的经络,虽然外表看起来似风烛残年,但里面却是肌白润嫩,如二八少女,让整个北方的冬天都少不了它的味道。还有上海青,一颗素雅的青菜以一座时髦城市为名,虽有攀龙附凤之嫌,但霜打在菜叶上,却愈发碧绿,让人不得不佩服其实至名归。“霜降杀百虫。”一夜夜菊花霜,不仅让饱经风霜的蔬菜风姿卓越,而且不涩易贮。《汜胜之书》中说:“芸苔足霜乃收,不足霜即涩;收瓜欲饱霜,霜不饱则烂”。

其实不仅是蔬菜,还有各种果子。笑开口的石榴,被霜洗掉了酸涩,颗颗红籽尽是甘甜。橙色的柿子如小灯笼般高挂,在光秃秃的柿树上,更加耀眼。吃在嘴里,除了自然的熟与甜,还有霜的清冽,清凉入心。还有被霜打红的山楂,如繁星点点挂满整棵树,令人垂涎欲滴。

看着菊花霜,日厚一日,农人是心花怒放的,因为“霜降无霜,主来岁饥荒。”霜重预示着来年有好收成。“霜重色愈浓”。染霜的树叶,犹如上色般,五彩缤纷。杨树叶、梧桐叶,通体褐黄,开始大片大片凋落。枫树、黄栌树,如泣血般,异常耀眼,蔚为壮观。

这种诗意的壮观,让菊花霜古色古香,典朴幽雅。“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诗经》里,霜降千年前便入住。“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忙于赶路的杜牧,在山路上,却被比江南二月春花还要艳丽的霜打枫叶拉住了腿,因为那火红是秋天里的春天。“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没有云彩的月夜,落在枯草上的霜被陆游误以为是花,加上新月投下的影子,窗外尽是一片寒冷。“火烧寒涧松为烬,霜降春林花委地。”霜降之后的萧杀让谪居的白居易心里装满了沧桑。

“在火辨玉性,经霜识松贞。”一季菊花霜,经久历练的不仅是草木,还有人心,那是于风浪中见英雄的标识, 是拨开迷雾见真知的途径。

文章来源:http://www.yunfudaily.com/2019/1031/126402.shtml